章鱼彩票 > 原创帖文 >


[转贴]不用国货背后的文化传承
不用国货背后的文化传承

文/鹰临天下

只有国人使用国货,中国才有可能走上富强之路。但很多国货却是“中国面孔外国心”,不掌握核心部件和核心知识产权;还有些国货虽然是“中国面孔中国心”,却是用外国设备外国机器制造的。生产这些机器设备的行业就叫装备制造业,它包括金属制品业、通用装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电器装备及器材制造业、电子及通信设备制造业、仪器仪表及文化办公用装备制造业这7个大类中除去消费品类的185个小类。一个国家要兴旺发达就离不开独立自主的工业体系,要建立独立自主的工业体系就离不开本国的装备制造业。装备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战略产业,是工业化建设的发动机和动力源。

既然装备制造业的地位是如此重要,其现状又是如何呢?现状是:在支持国产装备方面,小企业比大企业好,民营的比国有的好,竞争型企业比垄断型企业好,甚至一些外国企业比本国企业还好。我们一些大型设备早就出口到国外甚至是发达国家,国内企业却避而不用。越是大型的垄断的企业,就越喜欢用进口设备。

大量的事例反映出一个事实,那就是国人存在严重的崇洋媚外情结。无论是说“可靠性不行”,还是说“用国产装备出了事谁负责”,本质上对国产装备的偏见、轻蔑、抵触、埋怨都一露无遗。国货(国产装备)在本国就是这种待遇(歧视),到国外又是如何呢?

商务部发布的《2005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对中国对外贸易影响》指出,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简称国外技术壁垒)对中国出口企业发展的影响形势依然严峻,在中国22大类出口产品中,2005年有18类遭遇直接损失,损失达到691亿美元,贸易机会损失达到1470亿美元。其中绝大部分是那些整天喊着自由竞争公平竞争的国家所为。中国制造在海外步履唯艰,辉煌的背章鱼彩票后满是辛酸的眼泪。然而跨国公司在中国却一路绿灯、如入无人之境,洋品牌洋产品如鱼得水、呼风唤雨、不可一世,为什么我们如此崇洋媚外?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国产装备弃而不用,就会造成对国外的技术依赖。技术不独立就会导致经济不独立,经济不独立就会导致政治不独立。用不用国产装备,关系着国家的生死存亡。这种道理谁都明白,但在现实中就是不用国产装备,帮着洋装备在家门口打败自家人。这已不能从经济角度\工业角度和技术角度解读,一定还有更深刻的原因。

中国传统文化轻科学重人文,所以我们在科学上发展缓慢。虽然有四大发明这样璀灿的明珠,却从没有真正重视过科学。“士农工商”的排序,决定着中国的科学(工)是为文人(士)服务的。虽然如此,农业时代的中国还是领先了世界五千年,工业时代的中国也仅仅落后了一百年。但正是这关键的一百年,让中国吃尽了落后的苦头,还差点儿亡国灭种。从那以后便由对科学的鄙视,转为对科学的敬畏。敬畏表现在:

一、对科学的自卑。七十年代我们对中国人的科学智慧充满信心,出现了“新四大发明”、两弹一星、大飞机核潜艇等等震惊世界的科学成果。改革开放了,我们一看世界上还有这么多好东西可以买,还用得着费力不讨好的研究一些落后的东西吗?拿来主义的盛行,必然导致自我研发的萎缩。我们的科学成果也就越来越少,自然就越来越不相信中国人的科学能力。不相信就不会让中国人自主研发,不让中国人自主研发就更无法培养中国人的科学能力,这又反过来成为中国人搞科学不行的理由。在这种以因为果的荒唐逻辑中,在这种纠缠不清的恶性循环中,中国的科技竞争力急剧下降。接连几年国家科学技术一等奖的空缺,就充分说明了我们的科技能力的退步。现在科技竞争力也才排在28位,与我们这个大国的地位远远不相称。既然我们对科学是如此自卑,怎么可能相信中国人会造得出装备呢?

二、对科学的愚昧。最生动的有两个广为流传的看法:一是中国人适合于搞谋略,不适合搞研究。二是中国人适合于搞人文科学,不适合于搞自然科学。而在外国人眼中也有两个生动的例子:一是中国人喜欢搞小聪明,不愿意踏踏实实做工作。二是中国人喜欢窝里斗,团结协作很差。一个中国人一条龙,三个中国人一条虫。而这两点,正是科学发展的桎梏。在国人的评价和洋人的评语中,中国人会相信国产装备吗?

三、对科学的盲从。新闻媒体是经常这样报道的:“用世界一流的装备,打造世界一流的产品(工程)”。但事实上是很多世界一流的装备,到中国后生产不出世界一流的产品。因为没有世界一流的人才,再先进的装备也白搭。但用户是不管这么多的,用世界一流的装备没有生产出世界一流的产品,是工人的素质有问题。不用世界一流的装备生产不出世界一流的产品,是我的领导有问题。在这种重硬科学(其实是外国装备)轻软科学(中国人才)的氛围中,有可能信任国产装备吗?

四、对科学的迷茫。盲目向世界一流看齐,一味“拿来主义”,就是另一种形式的浮夸风。科学技术必须通过组织的内生力量才能掌握,并不是买到知识产权就能掌握相关技术。用欧美装备完成世界一流的产品,就能代表我们进入了一流国家吗?就能表明我们的科学技术和工业进步了吗?回避科学的基本原理就能买来一个现代化吗?对科学的迷茫此时以一种对科学的极其自大表现出来,我们不比欧美差!在这种自卑到自大的转变中,中国人会使用国产装备吗?(现在很多科技项目特别是基础科学,都是限定时间出成果,又有多少科学性可言?)

五、对科学的漠视。现在一些人发财之后就是花天酒地,建豪宅,找小姐,包二奶。完全是《红楼梦》中四大家族的心态,比刘姥姥也高不到哪里去。那种贵族心态是封建小农式的,要他们接受科学精神确实也是勉为其难。虽然他们会用各种各样的科学手段进行管理,但他们的内心从未进入过工业时代。虽然他们拥有的一切都应该感谢科学,但他们的内心是鄙视科学的。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科学、科学制度、科技人员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劳力者,最多也就是个高级幕僚,最后还得劳心者说了算。所以全国出现了大量的政绩工程、拍脑袋工程、买教训工程,科学决策还遥遥无期。

六、对科学的排斥。当代科技发展日新月异,国人的思想却未能随科技而进步。相反是封建迷信大行其是,供上一尊佛像保佑发财保佑平安。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平时不多做点善事,却一味在神灵面前保佑自己的荣华富贵,既不符合佛家的“因果报应”,也不符合科学的“有果必有因”精神。(这点基督教做得好些,最起码人人是去忏悔的。虽然效果如何值得推敲,最起码主观上有积极因素)。

城市是香烟缭绕,农村是忙着修庙。除了衣着、房子、电器、生活是现代的外,人是差不多回到封建时代了。这种状态能催生科学吗?

七、对科学的神化,或者说是对科学的迷信,具体表现为权威专家说了算。科学掌握在专家权威的手中,真理站在资历的基础上,或者是我比其他人聪明的基础上。科学的途径也掌握在专家权威的手中,不符合我的思路和途径的就不是科学,我不知道不理解的也不是科学。也许真理的确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的,但真理绝对不是用这种方法建立的。科学的态度之一就是包容,科学的精神之一就是疑问,科学的灵魂之一就是批判。没有证据就否定别人的理论,自己的理论不能怀疑不能批判,这是科学的态度吗?何方之流说中医是伪科学,袁隆平、李丽珍当不了中科院院士,不就是极端的例子吗?我们能说现在的科学气氛能比七十年代更浓吗?

八、对科学的浮躁。科技人员以诺贝尔奖金为目标,以发表论文为目标,以各种名利为目标,就是不以事业为目标。到目前为止,笔者还没听说哪位科学家是诺贝尔奖金为目标,最终成为诺贝尔奖金得主的。新中国的很多重大成果都没得过诺贝尔奖金,就说明这些科学成果不重大了吗?这种量化指标,对提高科学水平有意义吗?

九、对科学的臆断。洋务派们只学科学技术,不学科学制度和科学思想,输得一塌糊涂。今天有些学者只学科学制度,不学科学思想和科学技术。以为制度一改革,科学就会突飞猛进了。这种典型的臆断在国内很有市场,科学的发展哪有这么简单?知识经济时代不能再以小农思维、文人臆想治国了!

以上九种可谓形形色色、琳琅满目,却没有一种符合科学的理念。由于中国的科学的确落后于欧美,对科学的敬畏也变成了对欧美的敬畏。(崇洋媚外大概是由此而来。)敬畏多了就变成恐惧,恐惧又以一种极端的形式表现出来。无外乎是两种:自卑形式表现的自大与自大形式表现的自卑。

自卑形式表现的自大:中国人的面子天下第一,凡事都喜欢争第一。勇夺第一是没错的,关键看你用在什么地方。为了显示我们的经济力量,我们经常会做一些可笑的举动。

譬如说全国95%以上的市县,都会有一个非常气派的大广场。能不能派上用场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不能给外人看扁了。潜台词就是:“我这个广场不是全国第一也是全国一流,不要小看我的实力”。但一个广场能代表一个市县的实力吗?一个市县的实力会因建一个广场而提高吗?无论这个广场用了多少高科技成果,决策者的思维都不是科学的。
自大形式表现的自卑:如闭关锁国。乾隆说:“天朝上国,无所不有”,傲慢地拒绝了通商要求。这个理由听起来是冠冕堂皇,其实是对洋人的一种恐慌。外国人的“奇技淫巧”“奇谈怪论”,见皇上也不下跪,让清廷极为恐慌。因为自大采取了驼鸟政策,而驼鸟政策又恰恰说明了一种自卑。既然那么强大,又何必害怕通商交流?闭关锁国的直接后果就是科学技术得不到引进交流,中国由此开始了苦难的近代史历程。

(有人说七十年代闭关锁国,这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笔者老家的大型化肥厂,部队使用的戴高乐汽车,可都是正宗原装进口的。既然闭关锁国,难道这些东西是偷来的抢来的?那些外国技术人员是骗来的?)

当今世界正进入知识经济时代,一切经济活动和社会进步都建立在具有科学依据的知识基础之上,此时民主的科学化和科学的民主化就显得至为重要。在欧洲史上,民主与科学是互相促进的,没有思想启蒙和文艺复兴就不会有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又极大地促进了现代民主的进程。封建思想在西方基本绝迹,就因为民主与科学深入人心。

但在中国,民主与科学(也就是德先生与赛先生)的历程是非常曲折的,当前地位也是颇为尴尬的。早期的德与赛之争是积极的,一方??义列强的强大声音。但赛先生的声音在八十年代几乎消失,只有"美国梦"(一种异化的塞先生)在知识界大放光彩。九十年代则是经济建设压倒一切,德与赛都偃旗息鼓。但德与赛的幽灵并没有消失,随着中国重工业化的进程加速矛盾越发尖锐。大量既不民主也不科学的事实,反映了国人思想中的一些封建糟粕,一些不好的文化传承。

当前最大的问题是,经济与科学的发展,并未导致一种与工业时代相对应的中国文化,更谈不上与知识经济时代对应的文化了。封建时代是儒家立国,八十年代前是毛泽东思想,现在呢?

欣闻国家发布了《自主创新产品政府采购预算管理办法》、《自主创新产品政府采购评审办法》和《自主创新产品政府采购合同管理办法》。政府采购自主创新产品终于开始进入操作层面。

但如果不建立一种科学时代的新的中国文化,不从思想上解决认识问题,仅仅靠一些行政强制措施章鱼彩票网,只怕不用国产装备的事情仍会屡屡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