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彩票 > 文化散论 >


[转贴]“私有化”论战:围观乌有之乡PK胡德平

“私有化”论战:围观乌有之乡PK胡德平

河上公

身为下岗员工,老夫我对“私有化”深恶痛绝。一见到左派狙击右派,就忍不住要去围观。那些高举“自由”“民主”旗号的左派(或曰自由派)有一处软肋,就是新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每每成为左派的重击部位,招架很难,还手不易。今年“两会”吴邦国委员长提出“五不搞”,右派垂头丧气,左派眉飞色舞。其中“不搞私有化”这条,在社会上引发了热议,老夫焉有不围观之理——结果却是大跌眼镜。

原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胡德平先生,一向是“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等左派网站围追狙击的目标。一则是他被认为是中国民营企业的代言人,二则他系前总书记胡耀邦之子。老夫一直不同意他对民企“原罪”的观点,但在最近关于“私有化”的大讨论中,胡德平提出“化公为私才是最大的私有化”等观点,显然抢占了制高点;而“乌有之乡”的表现,反倒令老夫大大失望,忍不住也要说点观感。

1. 胡德平这次的观点无可挑剔。他提出“化公为私才是最大的私有化”之后,我上网查了一下“私有化”,标准的解释是:“私有化Privatization 是指公有组织或公有财产的所有权人直接或由其代理人越权将公有组织或公有财产以及这些组织或财产的所有权及其派生权利合法或非法地由公有组织或公有财产的全体公民或某一集体所有转变为个别私人所有的行为及其过程。”(百度百科)

2. 辩论应该对事不对人。尽管我不同意胡德平以往的一些观点,但这回他反对搞“化公为私”的私有化,旗帜鲜明地主张“让公有制所有者归位”,一点都没错。反对将全民公共财产变成利益集团的私产,也是很多左派朋友一贯的主张。乌有之乡以人划线“逢胡必反”,自己说出来就算代表真理和正义,别人说了就扣“复辟资本主义”帽子,也不看看对方是啥子观点,结果反到自己头上了。

3. 辩论不能颠倒是非。自从土地流转政策出台,老夫就担心利益集团上下其手,利用政策漏洞鲸吞农村集体土地。重庆市出台的“地票”制度,采取偷梁换柱手法,名义上是对集体土地的使用权作证券化交易,其实是将农村公有土地的所有权一次性买断,根本就是不等价的欺骗性交易。这种瞒天过海的伎俩被胡德平揭穿后,乌有之乡的批判文章竭力替重庆的错误粉饰辩解,指责胡德平“章鱼彩票网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完全否定中共在农村的领导核心作用”,我倒觉得,重庆的做法才是公然破坏社会主义公有制。乌有之乡背弃自己一贯的政治主张搞政治投机,哪还有一点无产阶级立场?简直是沦为资产阶级政客了。

4. 辩论不应搞诛心之论。胡德平批评国企“经营权凌驾其所有权之上”,老夫觉得他说的没错。一些国企经营者公器私用,腐败全民有目共睹。国家无偿划拨的土地、矿产等公共资源,被通过公司上市等手段化公为私;人民作为权利所有者,从未享受到全民所有制的任何红利。乌有之乡的批判文章罔顾分配不公的事实,指责胡德平的动机是要搞“国家经济基础私有化”,这种陈旧的整人手法,总是令人想起搞运动的年代。

5. 辩论应该实事求是。近年石油化工类大国企的每次油品提价,都带动全国物价攀升,无异章鱼彩票于绑架国计民生,不要以为姓“公”就代表人民利益。。胡德平提出国企不是“菜牛”“奶牛”而应该做国民经济的“耕牛”,提供价格合理的水、电、路、气等基础的服务产品,这观点还是比较实在的。乌有之乡说他的目的是否定公有制,“用私有制的民营企业取而代之”,又是对人不对事的诛心之论,违背了毛主席提倡的实事求是学风。

6. 辩论不应搞封建株连。乌有之乡历来是骂胡德平必骂胡耀邦,骂胡耀邦常带胡德平;这回署名“凛然”的批判文章《子承父业,胡德平在为中国资本主义改革推波助澜》,一看标题就先失分了。老子是老子,儿子是儿子,“血统论”那一套是唯心史观,毛主席也是不赞成的。

7. 辩论应该对等。胡德平一向是真名实姓发表观点文章,乌有之乡老是化名搞大批判,显然不够光明正大。这回又是化名“凛然”批胡,未见有何凛然大义?要对垒,就须“来将通名”,当面锣对面鼓叫板,彰显追求真理之道德勇气。对于胡德平先生,我还是很敬重令尊其为人的。这次我认同你的观点,不等于下次就不批评你。希望胡先生在面对各种反对意见时,表现出风度和雅量,不要像乌有之乡那样小家子气。

8. 围观了几年左右论战,我发现两派都聚焦于30年来中国的社会矛盾,也都找到了症结所在,但对病情的诊断和开出的药方则完全不同。左派自认为代表着被城市化进程边缘化的人群,其逻辑是:既然后30年社会分配不公,那前30年必定是公平的。这其实是一种非此即彼的极端化思维。真要推倒重来的话,谁又真正愿意回到低工资、凭票供应的均贫时代?要大家跟你走不难,得看你能给大家什么?从乌有之乡开出的药方里,我看不到希望。

【附记】老夫虽以左派自命,但决不偏袒任何错误。这篇文章批评了乌有之乡,我知道他们没有雅量在自己网站上发,只能自己贴上网。过去曾试图在乌有之乡发帖讨论些问题,结果发现那里是个封闭的圈子,其成员必须用身份证注册,经政审合格才能成为会员;从来只发“自己人”的文章自娱自乐,发表异见者会被取消会员资格。既然是个一言堂,不存在“文章不代表本网站观点”的情况,老夫此文也就直接以乌有之乡为批评对象,不针对那位化名“凛然”的“乌有先生”了,特此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