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彩票 > 猫眼看人 >


网络右派的光谱分析
网络右派的光谱分析

  在网络的BBS上,有大量的网友,网友们的世界观应该是五花八门的,但依据网络默认的分类原则,大体上是可以分为左、右两派的。左派其实也很复杂,但我今天不准备研究他们。右派当然也很复杂,这是我今天要研究的主题。在网络上,右派一般都认同中国能够且也需要实现宪政民主的法治社会。而左派则往往对此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疑问。

  不过,社会千姿百态,世界气象万千,绝不是简单地划分个左右就能描叙的。就是右派,在价值观和方法论上也都千差万别。自然的,这令我联想起了物理光学中的光谱分析。

  “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这是毛泽东描述彩虹的词句。说明了自然光可以粗略分为七个颜色,不过这仍然是非常朴素和感性的认识。物理光学的知识告诉我们,光的谱线是由红外线到可见光,再到紫外线的连续谱线。有一点高等数学知识的人都知道,凡是符合连续定义的线段,都有无穷多个点。如果以此思想来观察网络右派,我们也可以说右派的光谱是连续的,右派的种类是无穷多的。

  右派有无穷多类别的判断,其实也符合现代人文观念。罗素曾经说过:“参差多态,乃幸福本源。”但要研究无穷多的个体现象,我显然是无能为力的,不过好在有实证科学的研究方法,就是在突出某种共性的基础上,忽略掉一些个体差异后,再进行分类,这样类别就可以大大减少,而研究也就可以进行下去了。

  我大致把右派分成三类:

1. 形左实右。
2. 形右实左
3. 形右实右

  本来按这个原则分,还有一类应该是“形左实左”的。但因为这个类别完全没有了右,所以,它就不应该列入右派的光谱分析里面,而我今天也不打算分析左派,因此就不必正式列入右派光谱的分类目录了。

  以上算是“开个头,吹吹牛。”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再正式分析右派光谱前,先澄清一个概念,就是真正的右到底是什么?其实,民主也好、共和也好,宪政也好、法治也好。都不是考察真正的右的出发点。考察真正右的出发点,是看这个人对待自己利益的实际态度。

  自己的利益是什么呢?就章鱼彩票网是自己的衣食住行性和看写听说想的基本生活权利是否有保障。以及这种保障为这些行为提供了多大的自由空间。理论上讲,这个空间应该要持续地扩大,除非它侵犯了别人的空间。

  简单地说,真正的“右”就是那些努力地争取和维护自身权益的人,并以自身权益为基准,判断他人的权益,判断他人的行为是否对自己的权益造成伤害。这不是看他怎么说,更主要的是看他怎么做,并且还要看他做的效果怎么样。在分类中,我们定义“形”是他所声称的观点,而“实”则是实际执行的观点。现在我们有了落实到具体的人身上的判断准则,就可以做右派网友的光谱分析了。

  首先研究“形左实右。”这就是说他声称不在乎自己的权益,但实际上他是努力地争取和维护自己权益的,甚至不惜侵犯别人的权益来扩大自己的权益。由于他总是努力地扩张自己的权益,所以他实际上是很右的。但他呼喊左,呼喊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呼喊大公无私,呼喊奉献和牺牲。

  这种人在现实生活中其实很多,最有代表性的典型,就是过去的皇帝了,因为他要求臣民要尽忠报国,为国献身。但因为朕即国家,所以忠臣就算是为国牺牲了,其实也就是为皇帝牺牲了。就是说皇帝赞赏的忠臣,其实是把自己的全部权益都牺牲了,去维护了皇帝的权益。皇帝虽然提倡大家牺牲,但决不会自己牺牲的。所以他喊的虽然很左,但他做的却是非常的右。因此,皇帝是形左实右的典型代表。

  一些御用文人也是形左实右的,他们天天撰文呼吁要大公无私,要为国奉献。但他们自己是决不会践行的。不信?你把他发文的稿费扣下来就知道了,他可能会和你拼命。这时你就知道他的本来面目是右了。同理许多贪官也是,你只要听过他们掷地有声的讲话,然后再数数他们贪污的金钱,你就会明白了。

  当然,这些都属于主动型的形左实右派,也就是说他们其实知道应该右才对,但他们却大力提倡左,为什么呢?因为大力提倡左能给他们带来各种更大的利益。就是说,他们是为了自己获得更大的利益才提倡左的。章鱼彩票网但他们知道左是绝对不能实用于自己的,说穿了,他们提倡左,其实是一种欺骗,目的是为了制造出更多的傻瓜,以方便自己行骗,从而能获取更大的利益。

  中国为什么总是无法建立起诚信社会?现在大家也应该明白了点真实原因了吧。因为提倡左的人都是骗子,都天天在说假话。而我们也知道,老实人最容易受骗上当,如果不断地受骗上当,则再老实的人也会学精的。所以,现在希望在中国建立起诚信社会的人,都无异于白日做梦!

  还有一种是被动型的形左实右,就是听多了各种左的宣传。以为应该按左的方式做事,所以也经常喊,经常叫。但一旦要按左的方式做事,就会伤害自身利益了,就会本能地回避伤害。但他们思想上会困惑,因为说和做始终无法有机地统一起来。这种人容易成为左愤或者右愤,就是说他们总是在利己和利人中挣扎,虽然行动上他们都会本能的利己。但口头上,他们却总在利己和利人的两极上徘徊。这其实与他们提倡的是民主还是专制并没有什么关系,因为他们无法在这些东西与自己的切身利益间,建立起合理的逻辑联系。所以他们总觉得痛苦。

  不过,应该承认他们虽然喊的和做的不一致,但他们主观上并不想欺骗别人。其实,他们自己都一直在受骗。但客观上他们却总是在自欺欺人的。这类人当然是主动型形左实右派最喜欢的对象。因为压缩被动型形左实右派的利益空间是非常容易的,且被动型形左实右派的人数众多,压缩他们的利益空间能得到最高的投入产出比。

  形右实左派其实很少,换句话讲,就是真正的实左派应该几乎没有。因为完全放弃自身利益的人应该无法活着。但不排除在某种场合,或者某个时段会有。也就是说,形右实左派是个无逻辑的矛盾体。他们虽然在口头上提倡民主、自由、宪政、法治,但他们经常忘了,提倡这些东西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人权。而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看,自己的人权才是最应该要保护的。非常遗憾的是,形右实左派在关键时刻,往往忘记了这个根本点。所以我们能经常听到他们的呼喊:“要为自由而牺牲!”

  这当然就成了另类的无私奉献了,而在客观效果上,为专制而牺牲和为自由而牺牲,对自己来讲,是没有什么本质差别的。显然,为他人获得自由民主而牺牲的人并不多,而决大多数人都还在为自己的有限自由和利益而苟活着。因此,前面地判断,形右实左派其实很少。是完全成立的。

  估计欧美的公民大都应该归入形右实右派,但在中国,这一派应该不算多。形右实右派总是声称自己的权益最重要,而在实际行动上,他们也努力地维护和争取自己的最大权益。这看起来似乎会产生巨大的矛盾,因为每个人都在努力地扩大自己的权益,而总的权益空间又是非常有限的,那么就一定有人的权益会受到损害。这样,他们之间的利益又怎么能够得到平衡呢?

  这就需要建立起一套利益博弈机制了。就是说形右实右者之间的利益平衡是可以通过理性的博弈来实现。换言之,就是其自身利益总是靠自己的争取和妥协来获得的。说起来似乎很复杂,但现代社会里,这样的例子却比比皆是。市场经济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公司之间的生意往来,都是为了公司的利益。可是大家却能够共存共荣,能够互利,能够双赢。没有一个公司能真正地放弃利润,如果你遇到了这样的公司,你不要高兴,因为他100%的是骗子。

  公司和员工之间也是这样,双向选择。你在一个公司做得好不好,你不必惭愧,也不要抱怨。因为是你们之间的相互选择,同时,你们还可以进一步选择相互炒掉,如果你还在那里上班,就说明你还不是象老板说的那么差,公司也不象你说的那么糟。当然,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你应该采取合理的措施来增大你博弈的砝码。

  所以,大家应该明白,今天为什么有人要呼唤商业文明了吧?因为商业文明可以自动地平衡各方利益,而不是让你牺牲自己的利益。但商业文明需要你成为一个理性经济人,因为只有成为理性经济人,你才能知道怎么维护自己的利益。同时,你也一定能知道他人的利益何在,他人的利益应该怎样维护。你和他之间,也就自然能找出双方都能接受的利益平衡点。

  这个社会就会因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需要,而建立起五花八门的利益平衡点。市场经济能自动、自发地提供这种利益平衡,要点是个体要成为理性经济人。所以,商业文明是排斥非理性的愤青的,也是排斥口号的。因为口号不能获利,自然也不会有人喊。

  在形右实右派组成的社会中,讨论利己和利他已经没有什么大的意义了。因为,在商业社会里,利己也就是利他,利他也才能利己,这是由复杂的市场利益链来保证的。因此,奉献和牺牲都只能是个体的追求,而决不会成为全社会的口号了。大家的心中所想,也就是口里所说,也就是自己的实际行动,而这样的实际行动总能使自己获得利益。所以成熟的商业社会,必然也是个言论自由的社会,你需要自由地把你的利益诉求表达出来。注意:你一定要首先把自己的利益诉求表达出来。

  言为心声、言必行,行必果。是中国人追求的最高诚信标准,而这个道德标准最后却在我们传统文化中,最讨厌的商业实践里实现了,这真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莫大讽刺。显然,中国传统文化中,商人见利而必定忘义的判断是错的。这个错误的根源就是我们总认为义利无法统一,总认为鱼与熊掌无法兼得,总认为天理和人欲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因此,几百年来,我们一直高叫着“存天理,灭人欲”的口号,而到今天却发现,我们既无天理,也没有多少人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中国人就形成了极端思维的习惯,在我们的眼里总是只能看到两个点:好坏,黑白,对错,是非。其实在这两个极端的点中是有无穷多个点可供我们选择的,而这才是真实的世界,且这个道理并不深奥,这是今天学过数轴定义的小学生都该知道的常识啊!那么是什么悄悄地蒙住了我们的眼睛呢?

  光谱是连续的,分类基准点却总是跳跃的。右派的光谱分析也只能暂时到此为止了,而 “形左实左”派,最后也得交代一下。前面已经提到过,完全不顾自己的人肯定无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所以应该没有真正的实左派,也没有真正地“形左实左”派。

  结论:每个人在本质上都是真正地“实右”派,而不必管他嘴里叫的是什么,不过要在中国建立起商业文明的话,我们应该要把真正属于自己的诉求喊出来。






--------------------------------------------------------------------------------
文章上传日期:2005-4-22

转载必须注明出自凯迪 http://www.cat8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