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彩票 > 猫眼看人 >


寓言新编•叶公好龙等
寓言新编之一•叶公好龙
林明理
这特殊的冬天已经来到,凭直觉,这一个冬天将格外寒冷而漫长。一时叹罢低眉无写处,便读起了老祖宗流传下来的寓言,感觉很多寓言都应该“与时俱进”了。于是不怕狗尾续貂,打算择几则予以续编,以博同好诸君一笑。

春秋时楚国的叶诸梁,自称"叶公"。 据说,这位叶公爱龙成癖,家里的梁、柱、门、窗上都雕着龙,墙上也画着龙。就这样,叶公好龙的名声,被人们传扬开了。天上的真龙听说人间有这么一位叶公对它如此喜爱,很受感动,决定去叶公家对他表示谢意。人们也许会想叶公看见真龙时会有多高兴。可叶公看见那条龙时,竟吓得魂飞魄散,赶紧逃走。从此人们明白了叶公爱好的其实并不是真龙,而是似龙非龙的东西而已。

这便是刘向《新序•杂事》里的“叶公好龙”故事。这个故事的续编应该是这样的——

这位叶公此后成了“口是心非”的代名词。叶公对此颇为不快,为改善自己的形象,叶公想出了一些好办法。

真龙到来叶公为何如此惧怕?盖因为它呼风唤雨,对叶家老少指手划脚,毫不恭敬,既挑战叶公说一不二的权威,又打算分享叶家独占的利益。叶公深谙个中滋味。为保住自己的既有权威和利益,又能博得好真龙的名声,叶公花了大价钱,买来了一些大蟒蛇,给它们戴上像模像样的龙头,披上像模像样的龙鳞,安上像模像样的龙爪,供养在自己的家中。

每年阳光明媚春暖花开的三月,假龙们总要在叶家大厅堂进行一次像模像样的聚会,舞舞有模有样的龙爪,发发装模作样的龙吟。这时,叶公总要请家仆中的高手,给假龙们画一张又一张画像,并及时张贴于全村,以让村人都知道,叶公好的是真龙。

只是假龙究竟是假龙,它们在大大小小叶家子章鱼彩票网弟面前低眉顺眼、低声下气的模样,让村里很多明白人看了好笑,更让外村诸多见惯了真龙的人鄙夷。特别是当村庄遇到干旱需要龙们来点风雨时,假龙们那无能为力的窘态,更是让叶公的假把戏暴露无遗……



寓言新编之二•掩耳盗铃

《吕氏春秋•自知》有一则“掩耳盗铃”(又称“掩耳盗钟”)故事:“(晋)范氏之亡也,百姓有得钟者,欲负而走,则钟大不可负。以椎毁之,钟况然有声。恐人闻之而夺己也,遽掩其耳。”

翻译为:晋国的大夫范氏被灭亡的时候,有个百姓到范氏家中盗得一只钟,想要把它背走。只是钟太大,没法背。于是就用锤去把它打碎,但是钟一敲又轰轰响起来,那晋人怕别人听到响声来抢这只钟,急忙把自己的耳朵堵起来,以为自己听不见,别人也就听不见了。

这故事至今也应该有续编了。这个晋人的后代——也称晋人罢——后来混成了地方上的一个人物,甚至还掌控到了本村大大小小诸多资源。但是,虽然现在人前人后吆五喝六风光无比,祖辈过去“掩耳盗铃”的那一段典故却实在流传太广,常常有人故意提起,时时让自己难堪。为了端正自己的光辉形象,晋人想出了一些好办法:

一是利用自己眼前掌控着的权力,发布告示:从今往后,“掩”、“耳”、“盗”、“铃”四个字成为“敏感词语”,谁都不得随便说出口。不但如此,晋人还从阿Q那里学到一手(阿Q因头上有疤,忌讳说“癞”,顺带把“光”“亮”也忌讳了),把相关的“遮”“偷”“钟”等等也当作“敏感词”禁用了。只要谁故意或不小心说出,马上派人掌嘴消声。

其二,晋人派得力奴才给自己立传。传记中,晋人的发迹家史光鲜无比,那一段“掩耳盗铃”的历史更是不见踪影。

但是,晋人当初偷偷摸摸的惯性却是难改。一看到别人家的好钟好铃、好牛好羊,还是忍不住想去盗到手。当然,如今的晋人也早已今非昔比,为了方便自己行事,晋人想出了第三个好办法:晋人宣称为了村庄秩序的需要,要求全村章鱼彩票人在某一时段统统自己掩住耳朵、遮住眼睛,即使听到什么声音,看到什么情况,也必须得说“自己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到”。对敢于不听招呼说出自己所听所看者,一律赶到外村去。

相当一段时间,这样的手法竟卓有成效,晋人过了一段为所欲为、恣意无比的称心日子。但好景不长,村里总有“一小撮人”不买账:有人在要求掩住耳朵时故意留个空隙,也有人在要求捂住眼睛时故意留个指缝,晋人的劣迹还是不断流出。更可怕的是,时代进化了,人们有了录音机、录像机,晋人的劣迹更是常常被人偷偷录下、不断传播。更有人不知从外村谁处听到了晋人家的老底,回村后不停地渲染。晋人恼怒异常,恨不得砸掉全村所有的录音机录像机,恨不得关尽所有敢于暗中擅自录音录像的村民,恨不得把自己的势力膨胀几百倍以掌管所有的村庄……

寓言新编之三:买履郑人的“指导思想”

我们很多人都读过《韩非子•外储说左上》讲过的那个寓言故事:郑国有一个人欲买履(鞋子),他先量好了自己的脚,将尺码随手放在了座位上。他急忙忙赶到集市,却忘了带那尺码。便对卖鞋的人说:“我忘记把尺码带来了。”说完便转回家去取。等他赶回来,集市已经散了,最后也没买到鞋子。有人对他说:“你为什么不用自己的脚去试试鞋子合适不合适呢?”他回答说:“我宁可信那尺码,也不相信自己的脚。”

相信我们很多人都都读懂了它:这个郑人买鞋竟只相信尺码而不相信自己的脚,犯了“教条主义”的错误。然而,可以肯定,我们有很多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个故事还有续编:

历史发展了,时代进步了,郑人的买鞋方式也在不断进步。那位郑人虽然当时没有买到鞋,但他仍自觉自己的买鞋方法别具特色、胜人一筹,于是再次去买鞋时,已不再满足于只用尺码去量。郑人经过总结提高,提出了“买鞋理论”,并利用自己的家长权威,发动全家人召开家庭代表会议,把自己的“买鞋理论”上升为“买鞋指导思想”,要求全家人今后无论何时何地要买何种鞋,在买之前都要好好背一背理论,用以对照自己的买鞋行动。并且,郑家家长还要让家里人相信,用自己的“买鞋理论”指导下买到的,肯定是最价廉物美且最合脚的鞋。又经过一代代郑家家长的思想解放、理论发展,郑家又创立了“买衣理论”、“买裤理论”、“买帽理论”,总称为“服饰购买理论”,并不失时机均上升为“服饰购买指导思想”。

于是,一代代的郑家人,不管买什么服饰,都要想一想,自己买东西是否符合“服饰购买指导思想”。只是衣裤鞋帽的样式变化太快,郑家的“服饰购买理论”虽也常有创新,却总是赶不上服饰样式的变化,甚至也赶不上郑家孩子身材增长的变化。所以郑家人虽然都用先进理论作指导,这也让郑家人常常自以为买到了好东西,却往往实际上买到的都是或价高、或质次、或样式陈旧过时早已被淘汰的服饰。

这自然让郑家家长大丢面子。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威,郑家家长告诫郑家人,对自己买到的不称心不合身的服饰,千万不能随便声张,要顾全大局尽量忍耐。在某些极端的时候,郑家甚至发生过削足适履、削头适冠的惨剧。

有好心的外人劝郑家人:“你们为什么不根据自己的喜好、自己的眼光自己挑选喜欢的衣裤鞋帽呢?或者在买时先穿在身上试一试?或者也听听别人的意见?”郑家家长说:“我们家情况特殊啊。——咦?你这不是存心诱导他们犯错误,存心鼓动他们起来反对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