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彩票 > 经济风云 >


“土包子”变成大使章鱼彩票夫人
“土包子”变成大使夫人

日期:2004-10-11 作者:赵兰香 来源:文汇报


1949年,赵兰香同耿飚在太原


本文作者赵兰香16岁时,在红军女战士的影响下,成为甘肃陇东庆阳县第一个走出家门参加革命工作的女性。两年后,在陇东抗日根据地,与八路军129师385旅副旅长耿飚结为伉俪。1950年,赵兰香随耿飚调入外交部工作,曾任我国首任驻瑞典、丹麦、芬兰大使馆三秘。
第一位派往西方的大使
解放的时候我26岁,就是想工作,要好好地为建设新中国工作。只是没有想到要分配我们去做外交工作。
1950年,在西安刚过了新年,耿飚就接到中央的调令,调他去北京,到外交部工作。耿飚最早的外交职务本来是驻联合国的中国军事代表,张闻天同志为出席联大的首席代表。可是正当他们紧张地准备的时候,传来消息:由于美国的无理阻挠,我们没有进入联合国。周总理就对耿飚说:“经过谈判,我国和瑞典已建立了外交关系。中央决定派你为驻瑞典王国大使。你是我国向西方派出的第一任大使啦。”
耿飚就这样担任了首任驻瑞典王国大使,兼驻丹麦王国公使。第二年又兼驻芬兰共和国公使。
我是我们庆阳老家第一个独自走出来工作的,也是第一个独自骑马出远门的女子,这一次就更走得远了——走出国门了。
瑞典很美,也很幸运,他们那么多年没有打过仗。瑞典这个国家是最早同我们建交的,它一直支持我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它奉行中立和不结盟政策,瑞典王室和政府十分重视新中国首任大使。
王储阿道尔夫和老国王都喜欢中国的陶瓷,王储还是瑞典研究陶瓷的权威。1950年10月,王储继任国王后,我们多次晋见他,他让我们参观王宫中陈设的中国陶瓷,真是琳琅满目,美不胜收。他二十多年前曾经到过中国,欣赏过梅兰芳演出的《霸王别姬》。梅兰芳还送过他一枚自己的印章。
当时国王接见是不能带翻译的,我们两个都不会讲外语,那怎么行章鱼彩票网呢?耿飚就自费找瑞典人做英语教师。耿飚在湖南水口山矿山时,毛泽覃教过他二百多个单词,算是有一点基础;我是什么都肯下力气去学的。那就学吧。我们在休息的时候,还相互纠正发音,他经常帮助我。
后来,一般的对话我也能讲一点了。我除了负责管档案,也参加外事活动。
诀窍就三个字:自信心
那时我也就30岁,后来人家都问:当年的“土包子”,一下变成像模像样的大使夫人,这样的转变,有什么诀窍吗?我说诀窍就三个字:自信心!也不是说大话,我们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新中国的形象呀。
我们使馆第一次举行招待会,就来了五百多位贵宾,瑞典报纸和电台报道说,中国大使馆举行的国庆节招待会盛况空前,中国外交官首次向公众展示了他们的外交才能。
招待会上,瑞典的军官问耿飚:听说大使是位将军,不知您带过多少兵?耿飚回答:“大概十几万吧。”问他的军官一听,马上“啪”的一个立正,给他敬礼,说:“您统帅的军队人数,比我们整个国家的军队还要多啊。”
我们在瑞典、丹麦、芬兰交了不少朋友。为了扩大我们的影响,让他们多了解新中国,使馆也请外长的夫人和部长的夫人来使馆坐坐,我们就招待她们,吃中国小点心,搞一些活动。
我还和一位瑞典女博士交了朋友。那时正是美国侵略朝鲜之际,他们把各种病菌撒在朝鲜的北半部还有我国东北一些地区。我们使馆人员就向各界人士揭露美国这一严重罪行。一开始,一些善良的人士不相信,他们认为美国是个民主的国家,不会干出这种违反国际公法的事。我们用图片和文字来反复说明,他们还是半信半疑的。
这位女博士叫安德烈,她是个具有科学头脑的人,我经常去她家里作客。后来她就去了朝鲜,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在朝鲜北方地区搜集了许多的实物,带回瑞典的实验室,亲自化验,化验结果证实了我们所说的事实。她于是就写了详细的报告在瑞典报纸上发表。接着,其他西方国家的报刊转载了这份报告,让人们看到了美国的真面目。
我们这些艰苦年代、战争年代过来的人做外交工作有什么长处呢?长处是要实干,不要官,外交官也不是官。比如说大使馆里,当时就有一位司机,他每天要送人、运输物资,一个人工作量很大,实在忙不过来。耿飚就自己带头开车,开始使馆的同志劝他,怕他失身份,也怕他出危险。其实,他在红军时期就会开汽车了。后来他自己去考试,还拿到了瑞典的驾驶执照。人家不但没有讥笑他,报纸还写他是“自己开车的大使”。
我很喜欢北欧国家,虽然冬天很冷,但是夏天很凉爽,风景如画。他们注重保护自然环境,人民也对我们很热情。我们就这么把大使馆建起来,把工作开展起来了。
推开“西大门”
1956年,耿飚接到通知,调任驻巴基斯坦大使。他回国参加党的“八大”时,毛主席曾在中南海跟他谈话。毛主席说:巴基斯坦地理位置很重要。一方面,它连接西亚和东南亚,因此帝国主义把它作为对我国实行军事包围的重要环节,而中巴友好则有助于打破这个包围圈;另一方面,巴基斯坦是我国从西面通向世界的大门,打开这扇门,无疑有助于挫败帝国主义对我们的经济封锁。现在。我们对外单靠南大门还不行,还应该打开西大门。
毛主席关于要有两个大门的思想是非常高瞻远瞩的,今天我们想一想,他考虑得太长远了。当时主席问耿飚:“你看能不能把这扇西门推开呢?”耿飚就说:“我们一定努力,相信能够推开这扇西门。”
当时我们援助巴基斯坦灾区的粮食,不像美国一样,他们在粮袋上面都写上:“美国援助”。我们就写“中国”,巴基斯坦官员看见后,表示感谢。他们说:“中国不利用援助来抓宣传资本,是对巴基斯坦真诚支持。”
我们星期日经常到海边去游泳,有一次就把从国内带来的大木箱集中起来,准备在海滩上修几间淡水浴室。没想到,巴海军司令部给我们运来了水泥,帮助我们建了很像样的浴室,我们就方便多了。
1956年底,周总理和贺龙副总理出访五个邻国,其中包括巴基斯坦。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代表团抵达东巴基斯坦的达卡(现在的孟加拉国)时,飞机推迟了时间,下午六点半才到机场。飞机降落时,天已经晚了。可是我们发现机场上黑压压的一片,全是欢迎中国代表团的人。达卡的官员说,欢迎的人数多达10万,是从不同的地方自发来的。事实证明,我们在这里站住了,变被动为主动了。
做缅甸华侨的工作
1960年,耿飚被任命为外交部副部长。我就在外交部人事司工作。
1963年,毛主席指示派一名副外长接任驻缅甸大使,就又提到了耿飚。
耿飚是自己先走的,我留下做一点准备。因为这么多年的外事活动,让我深深体会到语言交流的重要性。我一直觉得自己的英语要提高,当时我在外语学院进修,我想读完课程。
后来,贺龙副总理带着体育代表团要到缅甸去。我虽然在国内学习,心里老是惦记着耿飚一个人在缅甸,就像过去打仗的时候那样,我就跟着去了,去看一看。到大使馆,一看耿飚的住处,他因工作忙,衣服全堆在那里。我不忍心,于是又留下了。
中缅经济合作很多,我们援助缅甸建设工厂,其中就有纺织厂,而且规模相当大,因为帮助他们搞建设,可以使他们振兴民族工业。这些都是从长远考虑的,那就是发展中国家必须有自己的工业基础,否则这个世界上还是强权国家说了算。
缅甸的华侨工作非常重要。当时我国的文艺团体和体育代表团到缅甸的很多。有一次,我国的一个足球队和缅甸足球队在仰光举行比赛。许多华侨、华裔来看球,他们组成啦啦队为中国队加油,但是中国队输了。有几位华侨立即来使馆提意见,有的就讲,按照双方球队的实力来看,中国队要高于缅甸队,这是中国队有意输的球。
耿飚就给他们讲:胜败乃兵家常事,中国队员路途劳累,首场失利,是情理之中的事。一位老华侨悄悄地告诉耿飚,有些华侨同缅甸朋友打赌,中国队赢了,缅甸朋友就输钱;这下缅甸队赢了,华侨不但输了钱,觉得脸上也无光了。
我们就劝他们:“这次球赛虽然输了,但我们赢得了友谊,虽然你们打赌输了,但也赢得了更多、更有价值的东西。”他们就问:“我们赢得了什么?”耿飚反问:“你们在缅甸安家立业,最希望的是什么?”他们都说是“两国长期友好”。耿飚说:“是啊,中缅两国友好,是你们最大的利益。打赌输赢算什么?在友好的环境下,才能生意兴隆,财源茂盛!”他们听后,不住地点头,有个老华侨就说:“听君一番话,老朽茅塞顿开!”
出使阿尔巴尼亚
1969年,中央又任命耿飚为驻阿尔巴尼亚大使。总理指示耿飚:“阿尔巴尼亚是当前我国外交的重点之一。你又是党的‘九大’后派出的第一位大使。希望你尽快赴任。”
到了阿尔巴尼亚,我们积极开展友好工作。那是个非常特殊的时代,与阿尔巴尼亚还有个兄弟党之间的关系。但是我们也看到一些问题,特别是我国对阿尔巴尼亚的援助的问题。看到我们援助阿国的物资,那么好的钢材水泥,他们不用来搞建设,就知道到处修建纪念碑;援助的化肥,也被乱七八糟地堆在地里。我们看了心疼啊。因为我们国内物资还那么紧张,兄弟党就更不应该这么做了。
后来耿飚给乔冠华写了一封信,让他转报中央。毛主席看了以后说:“耿飚敢说真话,反映真实情况,是个好大使。”后来中央调整了援阿的政策。
我们自己都是非常艰苦的。就在我们驻阿一年后,一天耿飚搭着椅子爬到高处修理窗帘,不慎摔下来,骨折了。使馆向国内作了紧急汇报。周总理指示,要耿飚立即乘国航飞上海,做手术。
耿飚手术后,原本是想回阿尔巴尼亚去的,但是周总理传达了中央的决定:任命耿飚为对外联络部部长。我也就这样从外交部调到对外联络部办公室工作。
1979年,我又调到中央军委秘书办公室工作,算是回到部队,直到1985年离休。战争的年代,我们没有时间好好学习,现在有时间了,我就练起字来。现在我每天在耿飚的书房里写写字,画点画。我喜欢安静地看看书,让家里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

摘自《先锋——倾听新中国大使夫人的讲述》中央编译出版社2004年4月版23.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