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彩票 > 精华帖文 >


我们需要精神父亲
基督徒需要世俗导师还是教会教父?

董建林主教





“你当追想上古之日,思念历代之年。问你的父亲,他必指示你;问你的长者,他必告诉你。”——申 32:7



新华网——2011年06月16日报道指出:2010年7月,一场围绕精神病”数量的争论在国内爆发。据报道,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精神卫生中心2009年初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在1亿人以上。另有研究数据显示,我国重性精神病患人数已超过1600万。

“……1996年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中岛宏在第10届世界精神病学大会开幕式上说:全世界共有15亿人患有某种程度的精神紊乱和行为紊乱病症,但其中仅有50%的人承认自己患有这种疾病,而且只有1%的人接受了精神病治疗。以世界总人口68亿计,全球精神病患者平均约占22%,比中国1亿患者的比例8%高得多。世界卫生组织专家还断言,从现在到21世纪中叶,没有任何一种灾难能像心理危机那样给人们带来持续而深刻的痛苦。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精神卫生中心2009年初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在1亿人以上,然而公众对精神疾病的知晓率尚不足5成,就诊率则更低。按照国际上衡量健康状况的伤残调整生命指标评价各类疾病的总负担,精神疾患在我国疾病总负担的排名中居首位,已超过了心脑血管、呼吸系统及恶性肿瘤等疾患。各类精神问题约占疾病总负担的1/5,即占全部疾病和外伤所致残疾及劳动力丧失的1/5,预计到2020年,这一比率将升至1/4。

“一项涵盖中国12%成年人的大型调查显示,成年人群精神障碍总现患率为17.5%。其中心境障碍为6.1%,焦虑障碍5.6%,物质滥用障碍5.9%。对于心境障碍和焦虑障碍,女性患病率高于男性;40岁及以上人群现患率高于40岁以下人群。男性患酒精使用障碍的风险是女性的38倍。农村居民重性抑郁障碍、心境恶劣障碍和酒依赖的患病率高于城市居民。

“不仅成人群体,儿童一样面对严峻的形势。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对北京一千八百多名家长近三年的跟踪调查得出的结论是:三分之二的家庭教育不当,造成孩子存在各种心理问题:我国高校学生的心理障碍发生率已由1989年的占总生病率的20.23%上升为1998年的27.03%;天津市对5万名大学生所作的调查中,有心理障碍的占16%以上。北京大学近十年来因心理疾病休、退学人数占总休学、退学人数的1/3左右。杭州市科委从7所不同类型的学校抽取2961名大学生进行为期3年的跟踪研究,发现有心理障碍的占25.39%。

“2002年我国首次开展的大规模自杀调查结果公布,我国每年有28.7万人死于自杀。在15至34岁人群的死亡原因中,自杀更是第一原因。中国也是世界上自杀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总的自杀率为23/10万,而国际平均自杀率仅为10/10万,中国自杀率是国际平均数的2.3倍。”

如果将中国人按13亿人口计算,成年人群精神障碍总现患率为17.5%,如果将中国基督徒按五千万人计算,那么,医学意义上的基督徒成年精神障碍病人有至少5千万*17.5%=875万人,如果再加上儿童患者,仅基督徒中就有上千万精神疾病患者。《教牧神学季刊》第九期在一篇题为:““精神分裂症的教牧辅导治疗””的文章中指出,虽然从神学角度讲,人人是罪人,甚至也可以说人人是“精神”病人,但教会如何面对医学意义上的精神病人,乃是当今中国乃至世界基督教会在教会牧养与管理的重大挑战。上帝给了教会拯救灵魂和肉体的双重使命和权柄,但由于神学的世俗化,很多教会同工的世俗化,表面上表面上导致教会同工们牧养治疗这些病人的软弱无力。究其原因,不是神的教会无能,而是很多同工的软弱无能——对神道的不忠心、、对教会的不顺服、、在生活上的不圣洁——才导致众多基督徒的精神疾病频繁发生,也给极端灵恩派的“医治与释放”钻空子的机会,而让魔鬼暂时得意。这是一场披着科学和医学外衣的属灵战争!

从教牧神学角度出发,我们的问题是:导致大量的精神障碍的病因是什么?基督徒与非基督徒的精神障碍的成因有无差别?基督教会如何借助教牧辅导医治精神障碍?

今天的基督新教中的很多宗派,不但远离《圣经》原则,更是抛弃教父原则——教会缺乏教父——作为上帝仆人基督真理导师和教会会众父亲(教父)——才是教会神职人员软弱的第一个根本原因。据《基督日报》报道,美国长老教会(PCUSA)自7月10日起执行新会章,其中不再禁止非独身的同性恋者担任牧职,已有超过100个地方堂会因而离开美国长老教会。主教缺乏、女性牧师、女权主义才是基督徒大量出现精神障碍的第二个重要原因。

仅仅从世俗心理学角度的统计结果,很容易就可以看出,父亲缺乏对儿童造成的永久性人格损伤——而我们每一个人都曾经是儿童,也就是说,我们既是受害者,同时也是害人者。

1994年,美国1630万少年中的40%至少一年内没有见过父亲;无父亲家庭白人少女婚前性关系比双亲家庭少女高60%;7000名无上装酒吧和脱衣舞俱乐部女性,大多数童年得不到男性(爸爸)的关注。

美国司法局报告,单亲家庭中成长的孩子占青少年拘留案件的70%;相比其它孩子,成长中父亲不在身边的孩子被虐待、辍学、离家出走、成为未婚少年父母、暴力犯罪的可能性高出7倍。美国监狱里85%的男性囚犯都是没有父亲的。

在美国,如果一个12-14岁的孩子与他的父亲没有亲密的爱的关系,他就会有3倍于正常孩子的可能性自杀,我相信这在你们的文化中可能也是真的。也就是说,他的自杀与父亲直接有关。如果一个15-16岁的孩子与他的父亲没有非常亲密的关系,他就有4倍于正常孩子的可能性自杀——也与父亲有直接的关系。前几天一份美国报纸发布了一个在中国刚完成的研究,关于人们情感稳定性的。有70%的中国人在任何时刻都处于压抑中。你想知道为什么吗?三个当中第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人际关系中爱和亲密感的缺乏。——尤其是与父亲关系中亲密感的缺乏。

卡森 D.A.Carson在《认识苦难的奥秘》 一书中指出:“在男同性恋中,有百分之六十七所来自的家庭是父亲不在,或是父亲是个超级软脚虾而母亲却是个特级战斧,孩子成长中受到女性力量的残酷相待,于是特别冀求男性同伴的温暖与柔情。反之,另外百分之三十的男同性恋所来自的家庭,父亲是令人恐惧地残酷暴力,而母亲只不过是像块让人踩的抹布。孩子学会轻视女人而认同男性力量(在女同性恋中也可以发现类似但角色颠倒的型态,但是就我目前所知,还没有同样分量的研究报告)。剩下百分比的男同性恋并非来自以上任一家庭背景,他们只是被其它的同性恋者,通常是男性亲戚所引诱而成为同性恋者。这些发现表示,同性恋是一种学习的行为而不是「天生自然」的;它乃是在腐化环境中被扭曲的性力量所产生的结果。如果一个家庭不按照神要他们如圣经所言应有的方式生活,我们可以预测到会有各式各样痛苦的后果。”

《文摘周报》——中国青年报——2009年3月23日报道,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公布《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权益状况比较研究报告》指出:高中生的首选倾诉对象中,中国父亲的排名是四个国家最低的,甚至排在网友之后!

中科院心理所心理咨询与治疗中心主任高文斌博士说,他们经过研究发现,当代中国青少年成长中在不同程度上存在三个缺失:

父亲对于青春期的男孩来说是很重要的,父亲往往代表着规划和秩序,孩子自控能力的形成与父亲的作用有很大关系。但是现在很多家庭中,父亲的功能是缺失的,比如一些孩子父母离异了,孩子跟着妈妈生活;有的家庭虽然表面完整,但父亲因为忙总是很少在家;还有的父亲为了生存与发展,不得不离开家庭。这从某种角度上解释了为什么网络成瘾的大多是男孩。

第二是游戏缺失。很多人以为,在中学阶段孩子已经不需要游戏了,实际上青春期的孩子仍然需要游戏,只不过他们需要社会角色更丰富的游戏。其实男生是需要在游戏中有一定的肢体接触,甚至肢体冲突的,而现在男生的活动在时间上和内容上都和女生差不多,当现实生活无法满足时,他就去找替代品。网络游戏很多都是战斗游戏,所以很容易被男生迷恋上。

第三是同伴的缺失。对于青春期孩子来说,没有伙伴就不能从家庭走向社会。但是中国城市中大都是独生子女,家庭内同伴为零。同时,现在很多孩子上学远,因为安全问题家长又不得不接送,本来他们上学路上可以和同伴玩耍,现在也不可能了,同学间很难发展出高质量的同伴关系。 在网络中,有游戏,有同伴交往,又能获得成就感,正好弥补了三个方面的缺失 。

我们西安主教会的教牧辅导中心,从2009年开始收治基督徒家庭30岁以下患有精神分裂症青年和儿童,目前有20余人常住教会教牧辅导中心治疗。这些青少年几乎都是常年几进几出精神病院,花费数以万计费用而难于痊愈的重症精神障碍患者,简单分析就可以看出,这些病人学员也都有一些鲜明共同特点:即他们都是由母亲一手带大孩子,在他们的生活中父亲是缺位的;而他们的家庭无一例外都是妻子(母亲)主导型的家庭。

为什么在儿童的成长中父亲如此重要呢?

原因很简单:父亲的权柄是上帝赐予的——神权下的父权制度——是上帝主权的人间具体化, 是上帝确定的人际秩序——父权神授,《圣经·以弗所书》3:14指出““因此。,我在父面前屈膝”,弗3:15 “天上地上的各〔或作全〕家、都是从他得名。””

格林多前书清楚指出:“11:3 我愿意你们知道、、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 神是基督的头。11:7 男人本不该蒙着头、因为他(男人)是 神的形像和荣耀、但女人是男人的荣耀。 ”

父亲的重要性《圣经》里已经有很多的教导和规定,因为父权不仅仅关乎婚姻和家庭,更关乎上帝的主权和律法!只是一些基督徒,尤其是从约翰·卫斯理以后的基督新教的一些基督徒和神学家,甚至教会的一些神仆们,已经把基督教会救恩的的神权的预定拣选扭曲成救恩个人的自由选择,随之而来的就是传道人(牧师、主教)的大量女性化,直接的示范效果就是使得很多基督徒家庭女性化以至影响整个社会也开始女性化。教会神职人员的女性化,给教会带来的负面效果是难以估量的,甚至威胁基督教教会的正常生存与发展!感谢神,今天的天主教会和东正教会依然顽强地持守父权制度的教父原则,愿神祝福他们,也愿我们教会的基督徒有一颗谦卑合一的心去学习他们的教父传统。

著名心理学家卡尔·古斯塔夫·荣格指出:“在过去的30年中,向我求教的有来自地球上各个文明国家的人们,我治疗了几百个病人,多数是新教教徒,少数是犹太人,只有不超过五六个人信奉天主教。在我后半生——也就是35岁以后——的所有病人中,没有一个人的问题最终不需要求助于一种宗教性的人生观。可以放心大胆地说,他们当中每个人之所以生病,都是因为丧失了每个时代活生生的宗教经验给予其追随者的东西,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在重新获得宗教世界观之前就被真正治愈了。当然,这与某种特定的教义或者教籍无关。”

麦道卫在他的题目为“关系的转变”讲道中特别指出“在美国有一所世界知名的医学院——也许是最好的一所医学研究学校——也做了类似的研究。 他们委托了两个教授,要花30年之久跟踪研究 1377位医学院的毕业生。你们可以想想,这个研究要耗资多少!而且要跟踪那么多人30年!下面是他们想要发现的。他们想知道能否在一个孩子身上找到一种预言性的因素或是一种共性的诱因,来预测他或她在成年时极可能患的五种疾病——精神疾病、高血压、恶性肿瘤、冠状动脉心脏病、自杀。即,看到一个孩子时,能否在他的生活中找到这样一种因素,使他因此在长大后有极高的可能性患以上五种之一的疾病。经过三十年的研究,他们发现了一种引起这些疾病的共同原因——不是饮食(感谢主),也不是锻炼(荣耀归给上帝),你知道是什么吗?三十年之后他们发现唯一的一个原因是,这个孩子与他/她的父亲之间亲密感的缺乏!”

请记住医学院教授的结论:孩子与他/她的父亲之间亲密感的缺乏,是他们导致他们患上精神疾病、高血压、恶性肿瘤、冠状动脉心脏病、自杀的基本原因。我们可以把这个结论叫心理学实证科学的研究结论。这至少让很多基督徒明白,既然是科学结论,也就是上帝的自然启示的儿童成长规律;无神论者看不到规律后面的上帝很可悲,但基督徒若忽略上帝自然启示的科学规律,实则更可悲!

甚至无神论的心理专家也深刻地指出:““只有在人类发明了父性和一夫一妻制家庭时,男性才获得了作为个体的意义。””

其实,在《圣经》启示的上帝的律法中,父亲对儿童人格的决定性作用,是《圣经》所规定的;父亲对儿童的教育应具有领导性的作用,也是《圣经》上帝的命令。只是由于这个命令从属于妻子顺服丈夫的大命令,常常被人忽略——今天的国内外很多“教会”公然按立女主教和女牧师作为教会最高领袖,既然在真理教导权柄层面已经严重违背《圣经》规定的牧者只能是弟兄的基本规定,很自然也就推翻婚姻和家庭中丈夫做头的命令,最后终于导致同性恋居然被按牧!

父性在衰落——这是意大利著名心理学家鲁伊基·肇嘉 《父性——历史、心理与文化的视野》一书的作者回答记者李晋悦是是说的一段话。记者的问题是:““你核心的观点是说,父性在衰落。你能否简要介绍一下你这么说的理由?””

鲁伊基·肇嘉回答:“这个原因很复杂,应该说父亲的衰落从一千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但是从工业革命以后变得更加严重。农业社会的父亲可能拥有一块土地,他的时间灵活并且可能和家人一起工作。今天的父亲,他可能是个小职员、或者是一位总裁,也可能是个自由职业者,生活却变得复杂得多。他们无法控制自己的日常工作安排,生意应酬占用了很多业余时间。他们经常出差,而且经常是突发性的。职业的多变性,让子承父业成为很少的现象,父亲不需要教孩子如何工作,甚至都不知道应该把孩子引导到那个那个社会群体。全球化导致的人口流动,让我们在城市和国家中迁移,他们不能给孩子讲授任何关于价值和规律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会随着地理的转移而不具任何规律性。而20世纪的战争更加雪上加霜,它不仅仅杀死了数百万儿童在战场上的父亲,也活下来的父亲死在了回家的路上,因为这些退伍军人已经不能再恢复他们做父亲的身份了。而父亲消失的趋势则遵循这样一条路线:从美国到欧洲,再到发展中国家;从大城市到小城市,然后到农村;最后从上层社会到下层社会。””

如果从基督徒的观点来看父性衰落问题,我们的可以肯定地说,基督教基本教义的被扭曲,对上帝创造秩序的破坏和个人主义和人本主义的的膨胀,才是人类社会父性普遍衰落的深层根源——应该是从约翰·卫斯理依据伯拉纠主义神学创立的循道宗宗派复兴开始的——父性衰落是教会衰落的一个社会性标志!

基督徒的生命是以荣耀上帝为唯一目标,所以婚姻不是我们的,是神的;家庭不是我们的,是神的;子女不是我们的,是神的;家庭秩序是更是神的命定。所以,婚姻家庭的存在是为了荣耀上帝,婚姻家庭存在的目的绝不是为了个人的私欲目的。在《圣经》中,上帝对婚姻、家庭和教会的管理原则中,以弟兄为领袖的基本管理模式,从旧约到新约从来就没有改变过——婚姻中,妻子要顺服丈夫,家庭中父亲是一家之主,教会中主教只能是弟兄——因为婚姻与教会都是分别为圣的圣事!推而广之,民主(人民决定)不是上帝的,神主(神仆决定)才是圣经的原则。但是很遗憾的是,还有多少家基督教的教会工人始终不渝地坚持这样的真理教导呢?

从心理学历史角度,最早研究父亲的是无神论犹太人的心理学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但他侧重从生理和解剖学角度研究性差异和意义,而且是无神论反基督地研究。他最著名的理论是“俄狄浦斯情结”,很遗憾他的无神论观点和单纯生物学的视角,虽然使他看到生理父性对儿童人格的巨大影响,却仅仅停留在“性”的层面,有意忽略精神因素(灵魂)的巨大决定作用。这影响他的学术研究虽然有一公里宽,但却只有一厘米深。尽管如此,他的心理学研究结论的深度,虽然包含很多混淆是非的魔鬼的谬论,但还是还是值得基督徒认真参考借鉴的学说之一,,譬如,他的潜意识学和性学影响说,尤其是他著名的俄狄浦斯情结理论确证并揭示了人性的败坏,从心理学角度实证地摧毁了人类认识自己的可能性,在客观上映证了神学上早就指出的“人性全然败坏”的事实。当然,神的话并不需要用科学和学术来证明,因为神的话语本来就是高于科学的永恒不变的真理,但对更多的受科学主义毒害的人而言,可能会有些用处的。

从基督徒的角度看,这是很简单的问题。在以男人和父亲为婚姻家庭领袖的婚姻组织原则中,父权制度的重要性原因在于父权神授,无论从神学和心理角度看,都是超乎一般人理解的重要。但也要明白,圣经原则下的父权制与中国文化的男尊女卑本质不同,因为源头不同:一个神本,一个人本,不可同日而语。神学中的父权制是基于人作为受造物人人平等的原则下的秩序原则;中国的传统的男尊女卑、三从四德原则乃是基于弱肉强食下进化论的丛林法则而制定的原则,基于把人视为动物而非有神的形象的受造物的被扭曲的“人性”观,中国文化的“人观”与基督教的人观原则不可同日而语。



一、作为圣事的婚姻的规定



创 2:18耶和华 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助手)帮助他。”于是,20“ 那人便给一切牲畜和空中飞鸟、野地走兽都起了名;只是那人没有遇见配偶帮助他。21耶和华 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22耶和华 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23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24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25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

耶稣基督明确教导门徒基督徒不能离婚:“可 10:2有法利赛人来问他说:““人休妻可以不可以?””意思要试探他。可 10:3耶稣回答说:““摩西吩咐你们的是什么?” ”可 10:4他们说:““摩西许人写了休书便可以休妻。” ”可 10:5耶稣说:““摩西因为你们的心硬,所以写这条例给你们;可 10:6但从起初创造的时候, 神造人是造男造女。可 10:7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可 10:8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可 10:9所以 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

婚姻的神圣性,决定了基督徒的婚姻不是自己个人可以随意决断的小事,而是神的大事——也就是教会的圣事,初代新约教会和东西方教会准确度准确地理解到这一点,一直把婚姻当做圣事,只有基督新教轻率地否定了婚姻的神圣性,因为出身修士的马丁·路德根本不懂婚姻,为了拆毁修院而故意与一个修女结婚。

将婚姻的圣事性质讲得最清楚的是《新约·弗:》:“弗 5:20凡事要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常常感谢父 神。弗 5:21又当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弗 5:22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弗 5:23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他又是[教会]全体的救主。弗 5:24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弗 5:25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弗 5:26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弗 5:27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弗 5:28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弗 5:29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总是保养顾惜,正象基督待教会一样,弗 5:30因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弗 5:31为这个缘故,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弗 5:32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章鱼彩票网基督和教会说的。弗 5:33然而你们各人都当爱妻子,如同爱自己一样;妻子也当敬重她的丈夫。”

在婚姻中的妻子对丈夫的顺服,是神所规定的人伦次序,既然是神律,很自然就不是两个人的私事,而是关乎上帝和教会的大事,所以旧约和新约对祭司婚姻都有很高的要求。

旧约对祭司的资格和婚姻要求:

利 21:1耶和华对摩西说:“你告诉亚伦子孙作祭司的说:祭司不可为民中的死人沾染自己。利 21:6要归 神为圣,不可亵渎 神的名,因为耶和华的火祭,就是 神的食物,是他们献的,所以他们要成为圣。利 21:7不可娶妓女或被污的女人为妻,也不可娶被休的妇人为妻,因为祭司是归 神为圣。利 21:8所以你要使他成圣,因为他奉献你 神的食物,你要以他为圣,因为我使你们成圣的耶和华是圣的。利 21:9祭司的女儿若行淫,辱没自己,就辱没了父亲,必用火将她焚烧。利 21:13他要娶处女为妻。利 21:14寡妇或是被休的妇人,或是被污为妓的女人,都不可娶;只可娶本民中的处女为妻。利 21:15不可在民中辱没他的儿女,因为我是叫他成圣的耶和华。”利 21:24于是摩西晓谕亚伦和亚伦的子孙,并以色列众人。

新约对监督和执事的婚姻要求:

提前 3:1“人若想要得监督(主教)的职分,就是羡慕善工。”这话是可信的。提前 3:2作监督的,必须无可指责,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有节制、、自守、端正,乐意接待远人,善于教导。提前 3:3不因酒滋事,不打人;只要温和、、不争竞、不贪财;;提前 3:4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儿女凡事端庄顺服(或作““端端庄庄的地使儿女顺服””)。提前 3:5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 神的教会呢?提前 3:6初入教的,不可作监督,恐怕他自高自大,就落在魔鬼[所受]的刑罚里。提前 3:7监督也必须在教外有好名声,恐怕被人毁谤,落在魔鬼的网罗里。

提前 3:8作执事的,也是如此:必须端庄,不一口两舌章鱼彩票,不好喝酒,不贪不义之财;提前 3:9要存清洁的良心,固守真道的奥秘。提前 3:10这等人也要先受试验,若没有可责之处,然后叫他们作执事。提前 3:11女执事(原文作““女人””)也是如此:必须端庄,不说谗言,有节制,凡事忠心。提前 3:12执事只要作一个妇人的丈夫,好好管理儿女和自己的家。提前 3:13因为善作执事的,自己就得到美好的地步,并且在基督耶稣里的真道上大有胆量。提前 3:14我指望快到你那里去,所以先将这些事写给你。提前 3:15倘若我耽延日久,你也可以知道在 神的家中当怎样行;这家就是永生 神的教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 3:16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 神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义,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

上述经文清楚告诉我们,婚姻失败(离婚和淫乱)的人,没有资格做神的仆人;监督(主教)必须是弟兄,而且是只有一次婚姻没有离过婚的弟兄,绝对不能是姊妹,更不会是同性恋。夫妻本是一体,婚姻是神配合的,不管何种原因,如果一个神的仆人有两次婚姻,夫妻一体和婚姻圣事就变成空话;天主教和东正教主教和神父一生为教会的侍奉能够独身,难道基督新教的传道人一次婚姻还不够吗?而且有教会和修院作为有形的家,足可以弥补一人独身的孤单和不便。从神学角度看,对婚姻作为圣事的轻视,进而轻视教会和家中弟兄做头的原则,才是基督新教很多教会工人的神学瑕疵和言行罪恶的根源,也是造成新教会的普遍牧养软弱无力的深层原因,其结果就是基督徒和家人患精神疾病的人越来越多了,而且教会工人对此无能为力。藐视婚姻作为圣事的神圣性,藐视父权作为神权的神圣性,从根本上讲,是一种灵性癌症,若不按照上帝的话语悔改顺服并得到教会义人(教父)祷告,绝不能痊愈!



二、丈夫做头管理家庭的原则



为什么婚姻、家庭和教会一定要弟兄做头呢?答案很简单:神的律法规定和人犯罪的代价。

新约教导指出:“林前 11:3我愿意你们知道,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 (父)神是基督的头。林前 11:4凡男人祷告或是讲道,若蒙着头,就羞辱自己的头。林前 11:5凡女人祷告或是讲道,若不蒙着头,就羞辱自己的头,因为这就如同剃了头发一样。林前 11:6女人若不蒙着头,就该剪了头发;女人若以剪发、剃发为羞愧,就该蒙着头。林前 11:7男人本不该蒙着头,因为他是 神的形象和荣耀;但女人是男人的荣耀。林前 11:8起初,男人不是由女人而出;女人乃是由男人而出。林前 11:9并且男人不是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为男人造的。林前 11:10因此,女人为天使的缘故,应当在头上有服权柄的[记号]。林前 11:11然而照主的安排,女也不是无男;男也不是无女。林前 11:12因为女人原是由男人而出;男人也是由女人而出;但万有都是出乎 神。”

新约很多地方不断指出,妻子顺服丈夫的原因一是受造的次序,二是女人先犯罪的原因:

“提前 2:9又愿女人廉耻、自守,以正派衣裳为妆饰,不以编发、黄金、珍珠和贵价的衣裳为妆饰;提前 2:10只要有善行,这才与自称是敬 神的女人相宜。提前 2:11女人要沉静学道,一味的的地顺服。提前 2:12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她辖管男人,只要沉静。提前 2:13因为先造的是亚当,后造的是夏娃;提前 2:14且不是亚当被引诱,乃是女人被引诱,陷在罪里。提前 2:15然而,女人若常存信心、爱心,又圣洁自守,就必在生产上得救。

不但妻子要顺服丈夫,儿女顺服父亲更是理所当然,这也是神的规定和命令。

新约指出,弗 3:14因此,我在父(神)面前屈膝,弗 3:15天上地上的各家,都是从他得名。 《圣经》新译本——3:15天上地上所有的家族都是由他命名的; kjv版本 3:14 For this cause I bow my knees unto the Father of our Lord Jesus Christ, 3:15 Of whom the whole family in heaven and earth is named; niv版本 3:14 for this reason I kneel before the father,15 from whom all fatherhood in heaven and on earth derives its name.

天上地上所有的家族都是由他命名的——包括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家族;英文Fatherhood的几重含义是:1. the kinship relation between an offspring and the father;2. God when considered as the first person in the Trinity;3. the status of a religious leader;4. the status of a father;

这几段话的总体意义就是父权制的家族领袖传统,源于上帝的权柄和恩赐,并不是偶然的存在。所以《圣经》规定教育子女的第一责任是父亲——弗 6:4““你们作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的气,只要照着主的教训和警戒,养育他们。””而一旦违背这个原则,子女的人格绝对绝对会出病态问题,具体出什么问题——精神疾病、高血压、恶性肿瘤、冠状动脉心脏病、自杀——可能与其家庭关系的细节相关联,但儿女会成为心理问题儿童,则是人犯罪的必然结果——因为违背神的婚姻家庭律的罪恶才是疾病的根本原因。今天很多基督徒家庭,父亲忙于生计,母亲越俎代庖替代父亲养育子女的责任,因为他们违背神的律法而严重犯罪,犯罪的代价是惨重的。

婚姻、家庭、教会,作为有形的地上组织而言,哪一个是最先存在的呢?婚姻先于家庭是不言而喻的实事实,但就婚姻家庭与教会的关系而谈,是教会模仿了婚姻家庭的组织模式还是婚姻家庭模仿了教会的模式呢?

答案当然是教会的存在先于婚姻家庭,是婚姻家庭模仿了教会的组织管理模式而不是相反。因为教会是神的家、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教会是永存的,先在天上,因为““就如 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弗 1:4),然后藉耶稣基督从天降临并最终要回到天上——所以《圣经》说:弗 3:21““但愿他(父神)在教会中并在基督耶稣里,得着荣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远远。阿们。””

三、父权制原则重要性的《圣经》规定

《圣经》指出:““林前 11:3我愿意你们知道,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 神是基督的头。林前 11:4凡男人祷告或是讲道,若蒙着头,就羞辱自己的头。林前 11:5凡女人祷告或是讲道,若不蒙着头,就羞辱自己的头,因为这就如同剃了头发一样。林前 11:6女人若不蒙着头,就该剪了头发;女人若以剪发、剃发为羞愧,就该蒙着头。林前 11:7男人本不该蒙着头,因为他是 神的形象和荣耀;但女人是男人的荣耀。林前 11:8起初,男人不是由女人而出;女人乃是由男人而出。林前 11:9并且男人不是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为男人造的。林前 11:10因此,女人为天使的缘故,应当在头上有服权柄的[记号]。林前 11:11然而照主的安排,女也不是无男;男也不是无女。林前 11:12因为女人原是由男人而出;男人也是由女人而出;但万有都是出乎 神。””

上帝永不改变,上帝的预定与拣选永不改变——所以《圣经》规定的这样的父权原则今天当然也不改变:父权的原则是父亲选择了儿女,而不是儿女选择父亲——父权是一种关系选择而不仅仅是一种生物学关系。生育孩子的天然资格并不带来父亲的天然权利,从根本上讲,父亲关系的选择性正是父神拣选性的人化而已。问题是今天的教会和基督徒家庭还遵循这个原则吗?

以弗所书指出““弗 6:1你们作儿女的,要在主里听从父母,这是理所当然的。弗 6:2-弗 6:3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长寿。这是第一条带应许的诫命。弗 6:4你们作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的气,只要照着主的教训和警戒,养育他们。””旧约与新约都很清楚的地规定,教养孩子是父亲的责任,尤其是箴言更清楚地规定父亲的教导责任,而且要按《圣经》主的教训和警戒养育,同时很清楚地命令儿女要在主里听从父母。但很遗憾,这些基本原则,在教会里和家庭中被无原则的““爱””替代——人本主义的社会潮流,在撒旦的控制下,坚定而且是在悄无声息地借着““溺爱””的毒药,摧毁父亲和教会牧者的权柄——上帝赋予的责任和权柄,但错误的神学教义,使得很多基督徒主动放弃了自己的责任——根本原因还在软弱的基督徒自己公然、大胆无知地违背神的律法。

父权原则的重要性,很多非基督徒,甚至反基督的专业人士都有很清楚地的认识,可惜很多海内外基督徒受反智主义的神学影响,尤其是深受西方敬虔主义和灵恩主义传统中国的基督徒,有着鲜明的反教会制度、反神职人员、反神学学习、反科学知识的弱点,导致中国基督徒总是游离于社会的边缘,这是中国文化、时代的局限性和西方教会灵恩运动在中国杂交的不良结果。

在以基督教为主导信仰的西方国家,儿童小时大多要找一个教父,这以天主教徒和东正教徒最为典型,基督教徒以主教、牧师和长老等为他们的精神父亲(教父)。教父不同于世俗的导师,原因在于教父要同时是神的仆人和儿童的信仰父亲,即有真理的师生关系,更有父子女的情感关系。譬如,约瑟对耶稣基督而言,是上帝法律赋予的父亲地位。所以父子法律关系重于血缘。如果将一个人的基督教信仰父亲称作教父(教导之父),这种教父现象与男人作为人类精神本质的生物代表这一事实密不可分。

““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做神的儿女。这等人不是从血气生的(natural descent),不是从情欲(human decision)生的,也不是从人意(husband’s will)生的,乃是从神生的。””。不悔改的罪人是魔鬼的儿女:““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出于神的,必听神的话;你们不听,因为你们不是出于神。””(约8:42—47)

天父,是指造物主;教父,是指神的仆人作为人的父亲身份;其中的深刻关系,并不是一般没有教会牧养经历和很深神学造诣的人能明白的。所以,教父在教会的传统中总是与主教的的不可分而谈论,在教会传统中,只有只有主教就是真理的代表,这是其它圣职(长老、执事等)不能替代的。西方教会和东方教会对此与深刻理解,但基督新教很多现代教牧和神学家对此认识不足,甚至赶不上教外学者的深度——譬如法国心理学家雅克·拉康。

在拉康的精神分析中,阳具被认为是男人本质的体现。如果说佛洛伊德佛洛依德的““阉割””与阳具重点在生物学意义中,拉康在《男根的意义》(男根一词没有阳具一词更能表达原文意义)一文结尾则更强调其精神意义:“ “在这里男根能指的功能达到了一种最深刻的关系:这就是古人称之为Novc(精神)与Aoyos(逻格斯)之间的关系。” ”

在同一篇文章中, 拉康指出,““阳具的象征作用是怎样和父亲联系起来的呢?母亲通过她的言语,给一个在她之外的父亲定位,这个父亲也许不是真实的父亲,只要他能把母亲和孩子分开就行。拉康把这种结构和象征性因素称作父亲的名字。把父亲看成符号,是因为它最终总会涉及到的东西肯定会超越产生精液的生物学意义上的男人,这种东西是纯粹象征性的,对于它基督教文化曾给予著名的阐释(指耶稣基督由处女玛丽亚因玛利亚因圣灵感应怀孕的事)。”

拉康指出,在精神病中,存在着一种对父亲名字的排斥:它不是因为受到压制,而是完全被抹杀了(精神病患者的精神世界中根本没有父亲的名字)。这一假设以令人目眩的全新角度对临床数据作了解释。精神分析学家和精神病学家经常注意到:在妄想症中存在着父性和父子关系的主题。拉康认为,对精神病发作诱因的仔细观察显示,某些能唤起主体的父性观念的情况是导致精神病发作的催化剂。“ 例如,当一个男人成为父亲,当一个女人分娩之后从别人手里接过婴儿,还有职位的晋升或社会地位的改变,这些情况都会向父性象征的领域发出呼唤。但由于那里是一无所有,主题遇到的是一个空洞、一个象征。于是,精神病早期常有的‘世界末日’之感也就随之产生了。主体面临着能指的缺乏,即父亲名字的缺乏,随之而来的则是意义的缺乏。拉康曾说过,能指产生所指,所以能指的缺位便意味着所指的缺位。按照拉康的观点,精神妄想症(精神分裂症)的患者试图在由于父亲名字的缺位而形成的空洞之处填补上丢失的意义,也就是说要给世界赋予意义(妄想)””。

拉康指出,婚姻涉及的不仅是当事人的父母和直系亲属,而是包括整个社会。因此。婚姻中的男女就成为一个象征链中的一环。真正的、生物学的父亲只能从构成男女关系的各种象征结构中区别出来,而父亲的身份对他们来说则具有象征意义。拉康把这种父亲身份称为父亲的名字。他不是一个真实的人,而只有象征性的功能。父亲的名字不应该和父亲的这真实名字混为一谈,就像人们经常做的那样那样。它只是一个术语,用于表明和父亲真实的自然属性相对立的象征性,而父亲的自然属性在现代社会里已经被简化为精子。

拉康作为一个精神分析师,在20世纪初,深刻地看到父亲具有超越自然属性的象征性或者说精神性,但没有看到这是源于造物主的祝福——《圣经·弗》《圣经•弗》 3:15天上地上的各(父)家,都是从他得名。悖逆上帝的人是没有父亲的,也就是没有生命安全和生活意义,最后便必然走上以人为父甚至到以人为神——这就是20世纪东西方法西斯主义和集权国家产生的人性根源。

父亲意味着父爱,带有神圣祝福的爱,父爱代表神爱,这种爱是精神性的,基于肉体但超越肉体。从神学上讲,性爱是爱的生物方式,更本质的是其中所蕴含的上帝之爱的人性方式:私密、赤忱、舍己、安全和愉悦。上帝给人性爱,是要人在夫妻恩爱中通过体会夫妻性爱,以朦胧体验帮助人们理解超过任何人类可以经历和想象的爱——圣爱。

上帝的爱——约 3:16““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 3:17因为 神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或作““审判世人””,。下同),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

因此,父爱缺乏的人,无论女人或男人,他们大都会不由自主地走向性放纵。企图从肉体的最亲密关系中补偿父爱的缺失,而更聪明的独裁者,却又以剥夺人类的父爱,企图用国家化的““偶像””取代神爱。性心理学家威廉·莱希威廉•莱希特别指出:““强制性的控制一个人性活动,坚持性压抑会导致病态的有情感色彩的荣誉和义务、勇敢和自制的观念。性禁锢和性固着建立了封闭的权威主义家庭的感情纽带,同时也为接受其它各种具有补偿性荣誉感特征的意识形态准备了条件:祖国——母亲,元首——父亲。民族主义的爱国情感来源于对母亲的热爱。性高潮受阻是法西斯主义和神秘主义宗教的共同根源。起初,性快乐是善、美、幸福,它使人与自然普遍地统一起来;当性的感情与宗教的感情彼此脱节时,性的东西就被迫成为恶的、地狱般、凶魔似的。所以只有自然的爱情、劳动和认识才能摧毁法西斯主义。赖希认为,正是这人身上的怪物——被压抑的性需要和性冲动,构成了法西斯主义的精神核心。””

1.www.news.cn

2.《基督日报》2011年07月20日

3.《模范爸爸》 THE FATHER CONNECTION—JOSH MCDOWELL 麦道卫著王培洁翻译江西人民出版社资料引用40-41页

4.《社会心理学》第八版287页,David G Myers 人民邮件出版社

5.《父性:历史、心理与文化的视野》292页,(意) 鲁格·肇嘉著,张 敏 王锦霞 米卫文译 申荷永审校中国社科出版社2006出版

6.《教牧神学季刊》第11期 45页

7.摘自《信仰之门》网站http://www.godoor.com

8.摘自2006年10月13日  来源:人民网-华南新闻; 2006年 10月11日《中国青年报》陆小娅 文

9. 我们称他们为学员而不是病患或者来访者等名称,是看他们为未来的传道人,希望他们通过学习成为神合用的器皿。

10.《未发现的自我》300页 【瑞士】卡尔·古斯塔夫·荣格 著张敦福 赵蕾译 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11.《教牧神学季刊》第11期43页

12.《父性——历史、心理与文化的视野》 384页(意) 鲁格·肇嘉著,中国社科出版社2006出版

13.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6d9a2801009s9b.html

14.大公会议四大信经,核心指在三一论、基督论、救恩论、教会论上的一致性。

15.《基督徒的家庭》 7页 麦卫真博士著

16.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1856.5-1939.9),犹太人,奥地利精神病医生及精神分析学家,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

17.一般认为,俄狄浦斯情结是弗洛伊德从以近亲通婚和弑父为主题的索福克勒斯的悲剧《俄狄浦斯王》借用的,简单用“杀父娶母”来概括,第一次将对父性对人格的影响研究引入心理学。从神话角度来解读俄狄浦斯王的传说,俄狄浦斯是杀死了自己不认识的父亲,又与母亲结婚却不知真相的悲剧人物;但从生物心理学角度来看,则是向所有人们提出了“认识你自己和父亲”的问题挑战。

18.提前 3:15倘若我耽延日久,你也可以知道在 神的家中当怎样行;这家就是永生 神的教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

19.来 11:13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来 11:14说这样话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个家乡。来 11:15他们若想念所离开的家乡,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来 11:16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 神被称为他们的 神,并不以为耻;因为他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

20.Patriarchy:指以父亲为领导和主导的家庭组织结构。

21. 约1:12-13,约3:1-21;罗8:28-30。

22.《拉康选集》 【法】拉康著,褚孝泉译上海三联书店

23.能指是指一种声音形象(比如一个词),而所指是一个概念。《拉康》36页【英】达瑞安·里德 文/朱迪·格罗夫斯 图文化艺术出版社

24.《拉康》106-107页【英】达瑞安·里德 文/朱迪·格罗夫斯 图文化艺术出版社

25.《拉康》71-72页【英】达瑞安·里德 文/朱迪·格罗夫斯 图文化艺术出版社

26.威尔海姆•赖希(1897-1957),美籍奥地利精神分析学家和社会学家,弗洛伊德主义的马克思主义代表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