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彩票 > 精华帖文 >


“空中堡垒”等毛粉被抓是因为他们玩过了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b9082b0102x2k7.html

摘自: 作家天佑

—— “空中堡垒”等人一直以来大肆攻击抹黑民主人士,没成想,被政府洗地了。这剧情,实在狗血!

说实话,我一看到这个新闻,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伙人终于把自己折腾进去了。为啥?因为这些人中很多我都熟悉。有人问了,你为什么会熟悉这些人?他们都是什么人啊?嘿嘿,请听我慢慢道来。

这伙人的正式身份叫做“毛粉”,而且是坚定的“毛粉”。又有人问了,什么是“毛粉”啊?简单地说就是“毛泽东粉丝”。网上一般人分不清楚“毛粉”、“”、“自干五”的区别,借此机会我简单说一下。就是有工资的网评员(也叫舆情员)、自干五就是自带干粮的网评员。大家明白了?

我现在跟大家说说我是怎么跟这群人中的一部分人是怎么认识的。是这样的,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在一个大连人为主微信群里看到有人转来“毛粉”杀气腾腾的文章,我很好奇,觉得这文章的作者思维很是极端,于是就问转贴者是咋回事儿?这位群友告诉我,他在一个毛粉群里,被那些“毛粉”骂的要死。我问为什么骂你?于是,那位群友就把他在毛粉群里被人家骂的过程复制过来让我看。我一看,觉得很不可思议,这些人似乎很没有常识,连大跃进饿死人、文革整死人这种事都否认,很奇怪的思维哦。出于作家的本能,我很想了解这些人的思想状态,于是叫这个大连群友将我拉进了一个和尚当群主的“章鱼彩票网毛粉群”。

大家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和尚还是“毛粉”,毛泽东发动的文革不是对佛教有很大的摧残吗?嘿嘿,我也奇怪,一个和尚,一边信佛祖一边信“无神论者”毛泽东,这不是矛盾吗?于是,就毛泽东与佛教的问题,我与那个群主有了一番辩论,结果是啥可想而知了。我被毛粉围攻,大骂我是“畜生”、是“汉奸”、是“美狗”,我充分利用自己掌握的历史知识,哲学思维,宗教知识和他们谈话,结果大家就可想而知了。我当时虽然被骂,但是我高兴得要死,因为我觉得我似乎是在跟一群精神病人在对话,他们说的每段话都让我笑得不行。辩论了几天,毛粉辩不过我,因为他们无论在逻辑上、理论水平上、口才上都比不上我,只好跳脚骂人,而一到他们理屈词穷骂人的时候,我就会更加心平气和地跟他们讲道理,呵呵,这时更要讲风度嘛。最后,我被那个群踢了,这也是我唯一一次被毛粉群踢。

但是,经过这次辩论,我开始被各种毛粉群拉进去,于是,在各种毛粉群里我开始了我的被围攻之旅。当然,我不在乎这些,我只是觉得被他们围攻很开心,因为他们是一群奇怪的人,似乎生活在一个只属于他们自己的世界。被围攻多了,我开始慢慢了解毛粉。我惊讶的发现,他们其实并不是我们平素概念里的。尽管在“爱国”(其实就是爱党爱政府)、攻击“民主人士”等方面他们跟做的是一样的事儿以外,平时他们谈的更多的就是毛泽东的伟大。有的极端毛粉群是这样的,哪儿强拆了他们不关心,哪儿的农村妇女报自己孩子杀了也不关心,他们就关心几个话题:毛泽东是伟大的,文革是正确的,中国要强大必须走毛泽东路线。当然,他们偶尔也会骂政府,骂政府让他们下岗,骂政府被右派掌握,贪官都是右派等等。但是,你不能说这个体制是毛泽东创立的,这事儿毛泽东有责任,你如果这么说,他们还会来骂人。他们的思维奇怪吧?

在毛粉群混迹时间长了,我慢慢地也可以跟一些毛粉做朋友了,甚至可以称兄道弟了,这里就包括这次被抓的人里的几个。关于这几个人,我有点印象,“空中堡垒”总装逼,动不动就流露出自己很有背景,不是带几瓶茅台跟谁吃饭去了,就是到哪里开会了;“梅雪飘香”似乎很有钱,干啥的不知道,貌似炒股的,自我感觉非常章鱼彩票良好;“荷香秋韵”原来人还算是正常,但是自从某次喝了茶以后性情大变,开始变得像......因为跟“毛粉”们混迹长了。对他们动不动就说自己代表“广大人民群众”、自己代表“正义”、自己有官方背景能收拾我们这些“汉奸”、“美狗”等等那一套烦了,加上毛粉动不动就威胁要去公安机关举报啥的,觉得他们行为太龌龊,慢慢也不咋跟他们辩论了,不过,出于礼貌,还留在几个人员素质稍高(相对而言,大多数毛粉文化层次不高,坚定的毛粉职业主要是卖花生、开出租车、开无证小诊所等等)的“毛粉群”里,这次进去这几个人就在这几个群里。他们尽管爱装逼,但是,还不至于去有司告我们,偶尔发表点言论也没啥。

说实话,对于那个“舆情员工资单”开始我并没在意,因为以前也流传过“美分工资单”,“美分工资单”共青团官微还转过,我个人觉得很不靠谱。但是,所谓的“舆情员北戴河会议”和“舆情员内部工作会议录音”这些东西在网上流传却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这些东西弄得很逼真。但是,在不久后,“空中堡垒”公开承认这事儿是他们恶作剧,而且还嘲笑公知传谣,这事儿我很生气了,你们造谣公知求证居然成了公知造谣,这是什么逻辑啊?所以,我在毛粉群公开就说:你们这事儿玩大了,这事儿要是我们中的人做的估计早进去了,你们小心吧。当然,“空中堡垒”他们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是在为组织工作,是在给公知挖坑,而且是挖坑成功!再不久,因为我已经对毛粉的言论厌倦了,所以,退出了所有毛粉群。尽管有些毛粉群还邀请我回去,我都拒绝了,因为犯不着跟毛粉们浪费口水。用自己造谣的方式来证明公知造谣,这些人套路太深,俺得回农村。

对于这次“空中堡垒”他们被抓,我个人觉得主要存在以下几个原因:一,他们玩大了,把政府有舆情员这件事儿公开了,这让政府颜面尽失,政府希望舆情员工作是鬼子进村打枪的不要,他们却大张旗鼓,这不是给政府添堵吗?二,政府开始反思舆情员的问题了,大家知道,政府这么多年在这方面没少花钱,但是,取得的效果并不好,尤其是共青团系统的网络文明志愿者在网上所起的作用大多是负面的,这与政府企图引导舆论的初衷是相违背的;三,把他们抛出来,会让不明真相的人觉得没有舆情员这个群体,这是个信号,恐怕政府以后不会在舆情员这个问题加大投入了;四,舆情员这个问题恐怕还有部门利益权力寻租的问题,这让政府在反腐过程中可能遇到了难处。说白了,他们玩过了头,本来是想配合政府给民主人士下套,没想到让政府太难堪,下套反而套住了自己。

毛粉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他们有自己的思想,他们热爱毛泽东,对政府也有不满,但是,却拒绝接受民主,觉得民主人士是“美狗”“汉奸”,中国走民主道路会乱,只有毛泽东思想才能救中国。不管怎么样,他们被抓了,不是被他们平时看不上的“民主人士”抓,而是被他们积极配合的政府抓,希望通过这件事,他们能有个教训。至少明白,言论是有边界的!

摘自: 作家天佑